TD-SCDMA技术规范将入驻3GPP 芯片仍是关键
TD

TD-SCDMA技术规范将入驻3GPP 芯片仍是关键

 

今年5.17世界电信日的主题是“信息网络技术:可持续发展”。从去年到现在,中国电信行业包括运营商、设备商、终端手机制造企业均经历了太多的光荣与梦想,3G在运营商眼里如同带刺的玫瑰,国产手机品牌的狂飙游戏也渐渐终结。从目前看,运营商、设备商期盼着3G牌照的发放,国内手机制造商正在为核心技术层面的断裂而付出代价,不管是面对3G上马还是考虑手机制造业的竞争力问题,无可逃避的是可持续性发展都是站在产业发展高度上需要正视的问题。

5月4日,在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访问德国期间,大唐电信科技产业集团(简称大唐)董事长兼总裁周寰的陪同并没有引起媒体的注意,但这并不能抹去周寰随同访问德国的意义。

在中德高技术对话论坛中,周寰就大唐的TD-SCDMA技术与德国西门子及相关电信行业决策部门进行了深入交流,同时双方也肯定了大唐与西门子在TD-SCDMA项目上的合作。显然,作为被国际电联(ITU)采纳的全球3G标准之一,这次交流无疑是宣传TD-SCDMA技术的一次绝佳“路演”机会。

TD-SCDMA是中国提出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标准,更是在全球电信业内被认可的国际标准,在海外落地则预示着在未来的全球电信行业,中国将占到一席之地,拿到话语权。

目前,关注TD-SCDMA技术发展和商用进程,聚焦5月份正在进行中的3G第二阶段外场测试进展情况,或许更利于我们解析TD-SCDMA在多个层面面临的挑战。近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了大唐移动通讯设备有限公司总裁唐如安及相关电信专家。

20日进场测试

芯片问题仍是关键

对于媒体普遍关注的3G第二阶段野外测试,唐如安透露,TD-SCDMA将于20日在信息产业部的统一组织下进场测试,4月份,TD-SCDMA产业联盟会议上与MTNET达成协议,经过运营商、设备商等的内部协调后,4月30日供货完成了设备交付工作,大唐内部也在进行着不间断的内部测试工作。

“人能停下来,但机器不能停下来”,可见大唐对此次外场测试的重视程度。据悉,目前参与的厂商中,在北京,大唐和北电、普天携手组网,上海核心网设备则由中兴通讯提供。

对于媒体提到的华为与西门子没有参与其中的询问,唐如安表示,华为西门子也正在申请加入测试当中,具体在哪个城市参与双方还在协商中。另外,整个TD-SCDMA的外场测试将分三个阶段进行,首先是电话域的测试,其次是数据业务功能测试,再有就是组网性能的测试。

由于国内TD-SCDMA技术起步比较晚,商用化的芯片一直是制约终端发展的掣肘,没有与TD-SCDMA配套的商用化芯片,必然会影响到TD-SCDMA的进程。4月初,产业联盟在上海的会议上宣布推出第一款TD-SCDMA手机芯片,但据唐如安介绍,经过不遗余力的加班加点,TD-SCDMA的芯片流片这两天才拿到。

用于TD-SCDMA终端的真正商用化芯片仍然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而这个处于流片阶段的TD-SCDMA首款芯片也是在定制芯片的基础上赶制“救火”用的,唐如安坦言。对于何时能研制出真正的TD-SCDMA芯片,唐如安推测,流片出炉说明基本的设计方案已经成型,可能经过最多两次的修改,就能正式出芯片的样片了。如果顺利的话到今年三季度末能定型完成,再用半年的时间TD-SCDMA终端少的尴尬局面就能化解。

入驻3GPP

解决终端一致性问题

在3G第一阶段的网络测试中,3G终端手机的一致性、互通性问题一直是被多次提及的瓶颈,在去年12月份的3G网络测试中,就有信产部电信研究院官员“警告”,WCDMA的终端手机至少比系统设备成熟晚半年。

解决终端的一致性和互通性将是包括WCDMA、CDMA2000及TD-SCDMA三大3G标准都要正视的问题,因此,TD-SCDMA技术在终端手机大规模商用的前期阶段就注意绕过这个症结。唐如安对此表示,TD-SCDMA可以避免WCDMA在终端上遇到的一致性和兼容性问题。

据唐透露,在TD-SCDMA终端一致性的工作安排上,CCSC(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及TD-SCDMA产业联盟都成立了把握终端一致性开发相应的标准工作组, CCSC召集了国内系统设备商及手机制造商,而TD-SCDMA产业联盟则大部分是国内的终端手机厂商。

就在2个月前,国内已经派遣了由国内终端厂商成员组成的4人小组,会同欧洲的3GPP协会一道完成TD-SCDMA终端手机的一致性开发平台,形成统一的终端业务及功能研发平台。目前,相关技术规范的工作进展很快,预计6月份就能基本完成。完成终端手机的统一技术规范后将首先提交给CCSC,然后在转到3GPP协会。

在TD-SCDMA外场测试中,终端手机的冷场阻碍了产业化进程的推进。目前,在以往的RTNET测试及室内测试中,都使用的是缺乏功能和业务支持的测试终端,这大大影响了商用测试大规模组网的要求。而此次的外场测试中,也只有大唐一家拿出了“像样”的终端参与测试。

现在核心的障碍是电源管理技术,大唐的手机通话时间大概2个小时,待机120个小时。在TD-SCDMA的终端芯片开发上,唐如安预测,1-2年内可以真正解决商用芯片问题,定制芯片明年初可以商用。

面对授权费困境

专利问题跨不过

与TD-SCDMA手机难产相比,WCDMA、CDMA2000、TD-SCDMA三大3G标准涉及到的专利分布一直是个敏感区。早在去年8月份,就有国内相关机构发表了三大标准的厂商专利分布情况。数据显示,诺基亚、爱立信、高通都拥有大部分的技术专利。

无疑,国内包括电信设备商及手机制造商都不得不面对交纳大量专利授权费的困境。至于大唐在TD-SCDMA核心专利数量比例,唐如安认为大唐拥有TD-SCDMA技术的核心专利,但同时也承认大唐更多的专利集中在智能天线技术、空中接口、无线接入等领域。

信产部电信研究院负责外场测试的标准所的王志勤认为,大唐公司在TD-SCDMA中掌握了非常核心的一些技术,包括同步CDMA的技术,在物理层方面的专利有很大的优势。但专利的质量问题也很重要,中国社科院财政与贸易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夏先良表示,专利数量不是决定标准赢得市场份额大小和厂商可获得利润多少的惟一因素,厂商所掌握专利质量及其商用化程度更直接决定其在标准中的市场利益大小。

另据大唐某不愿具名的高层透露,目前,国内的运营商、制造商已经委托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软院)来统一对外进行3G专利方面的谈判。这将有望从根本上彻底解决3G标准层面的专利纠纷问题,但之前包括华为、中兴在内的国内厂商均单独和国外厂商谈判达成了协议,如何处理此事将成为一个悬念。

Copyright©2002-2019  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网站备案:京ICP备05002969号-1 网站维护:通信标准化推进中心 (010)82054513, webmaster